过往的风声吹走天涯

    脑子里总是不间断地冒出莫名的句子,想要记下,又觉得来不及。今年的冬天很冷,手脚几乎一直是冰凉的,怎么也暖不起来的样子。感冒终于是好了,持续了两个礼拜,喝掉了两瓶中药,苦得尝不出别的味道来。
前几天的时候,阳光好不容易灿烂起来了,竟看不到温暖。想起了一个句子:阳光晴好,我很孤独。不由自主地想到这是个反衬的作用。感到自己越来越疲于应付。不知道生活什么时候已经进行到这样了。有的时候完全不受控制地在课上睡着,然后惊慌地醒来,看黑板上不知道何时多出来的字,感到无声难过。
好像我要离原来的自己有多远了。
好像自己越来越情绪化。
好像开始刻薄了。
好像假了。
……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狼狈,一点解释都不想要了。说什么时间是最好的老师,他教会了我们什么,是事故,是欺骗,是残忍,还是剥夺了我们快乐?头痛得近乎麻木,想不到有什么词语来形容。感觉自己像周而复始的机器,反反复复,徒劳无功。越来越机械化,忍不住什么东西都拿来做题目。
水仙花是否开了。今年会不会下雪。那些空气里还嗅得到的甜味,突然开始腐败。死气沉沉。我看见那个不断跳舞的孩子,站在马路中央,反反复复,动作已不再灵活。脸上毫无表情。用那么冷漠的语言说:是你逼死了我。我又是多么想要逃离。那声音却如恶毒的藤蔓,纠缠我,间断不休。
胃常常不间断地觉得空虚,好像迫切地需要食物去填满,又觉得不是这样的。仅仅是觉得非常空虚。突然想到了莫醒醒,那个有交替性暴食厌食症的女孩子,害怕自己也会这样。其实也只是瞎想想而已。
昨天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完整地一节化学课。那些字句清清楚楚。笑,居然连梦中也开始复习了呢。已经可以开始习惯,用那么天真的语气说:我跟你讲哦,我曾经一直以为不饱和氨基酸是“不饱”和“氨基酸”呐。如此这般。
开始习惯一个人走路,想象自己与生俱来的孤独感。记得要笑得很明媚。讽刺要留给别人。
刚刚又决绝而任性地离开了一个群,自己曾经是那么留恋那里,仅仅是因为那美好的盛夏光年。不知道自己还剩下什么。思维开始变得迟缓,仿佛自己是那么久远的一具身体了。
要轰轰烈烈地记录什么,是这已经过去的3个半月?是多久没有说过的梦想?是这被无数人说得烂掉了的青春?
我还是不愿承认自己的不坚强,尽管我还是偶尔地哭了。想起来卢丽莉说的:道理人人都懂,我们不是傻子。我们不需要别人来提醒。但人是不是只要做正确的事情,就能够得到幸福了呢?突然有种自己以为掩饰得很好的丑陋一下子被揭开的感觉,慌张失措。
也许这些语句是真的非常杂乱了,但实在不想重新理过。
发现这个题目和内容完全没有什么联系,单纯地觉得还是很美的。或许是想要表达我内心仅剩的一点美好吧。
C说的:那我们一起等葵花开吧!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