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来了

    对我来说立冬不再是个符号,或一个模糊的概念,它是那么明晰清楚地揭开了冬季的序幕,那更像一声口令,因为天气在第二天就显示出冬的特征来。我对节气总是马马虎虎。有时,到了什么节气,自己都不知道,听到别人说起才知道。这样,有时节气都过了好多天了,我还没有感觉特别的变化,认为节气只不过是一个宽泛的模糊的季节分界线了。但今年的立冬我真正地体会到了节气的准确性甚至还有那么一点说不清楚的威严性。
风总是季候的急先锋了,在冬的大军即将开到时,冬风先肆虐地四处巡视着。也不再是前几日的秋风寒中还有一丝丝的暖意,它已夹杂着渗骨的寒意了。它把冬的通告到处张贴,用那张冷峻的脸向人们发出宣布:冬来了!它飞过那些行路人的眼角眉梢鼻尖脖颈,钻进他们的衣领,用那双冰冷的手触摸着人的肌体,让人们真切地感受到了冬天的来临。它卷着地面的落叶忽地涌起,又撒手而去,落叶便在空中散成好多蝴蝶飞舞。它像淘气的玩童以那些荣光了又衰败了的叶儿为趣,哪里管它化做春泥更护花的品质,就只当它是无情物了。又一阵风起,地面上的落叶和飞尘一起腾空,就上演着一出协奏曲了,落叶是主旋律,飞尘是气氛,寒冷就是整个曲中的韵律了。那也是一场冬的开幕式了。
风过,冬意加浓。雨来,冬的面纱全部揭开。接下来的几天雨,完完全全的把整个世界送给了冬。冬雨总是那么稀唰唰地下着,它没有太快的节奏,也许它还没有很好地掌握节奏,雨点也并不密集,就那么稀疏地落着。它没有夏雨的浮躁而显得那么沉静。就在那几天里,时断时续地下着。雨点不大,却是冷意逼人。街上行人大减,冬是一个注定孤单的季节,不同于春季的天空下人头攒动。人们喜欢温和中的享受,不喜欢冷酷中的磨练。马路就更加开阔光亮了,那些雨影敲击着路面,像条不断的线。汽车在风雨中呼啸而过,车后腾起长长的水雾,冬雨使外面的世界变得凄清而寂寞。
冬来了,不管你喜不喜欢,它就站在你的面前了。虽然冷,但它却是四季中的一道真诚的风景。真诚就是美丽的,又有什么必要去想其它的呢!

所有回复(0)
暂时还没有人回复哦,抢沙发喽...
我想说两句(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